/ HAS MAGAZINE
勇敢的新城市世界
弗雷德里克・伦内
记者
大数据在当代都市生活中无所不在。随著新冠肺炎COVID-19在世界各地的流行,一些数据变得毫无用处,另一些数据却为了安全而牺牲隐私为代价。法国记者弗雷德里克・伦内在全球政府对大流行疫病採取限制措施前就撰写了本文,探讨保护公民安全所需的措施,同时特别研究了大规模监视技术和数字化被用在其他目的潜在威胁。

当必要的服务被当作一般性监视时

这个故事不久前发生在中国,为了防止新冠病毒传播,一个数百万人的城市被完全封锁。禁止进出城市,每个人必须待在家里,暂时能出去的人必须戴上口罩。为了确保这些命令能够被遵守,没有比下面这些方法更简单的了:无人机飞过街头,发现人们,劝导他们回家,并识别出那些因为疏忽、因为反抗或只是因为缺少而未戴口罩的人。无人机的声音会向人们下达命令,像服务于政府的脸部辨识系统在这个国家深入发展并广泛应用,违法者被发现、被识别出并且被纪录。

首先是监视,而后理所应当会惩罚……

一段时间后,冠状病毒的流行没有放过欧洲的民主制度与个人自由。无人机也被调用增援,在路上强制人们回家。

就像在中国,这些设备的应用出于崇高且势在必行的动机,为的是保护人们不受邪恶病毒的侵害,也为了妥善治癒被感染的人。这是毫无疑问的。

绿色与社会的城市针砭

一想到赫胥黎最坏的预测有朝一日可能成为现实,我们就会不寒而慄,恶化情况甚至比传染病更加致命。然而几十年来,城市被吹捧为治癒地球弊病的唯一解药。许多专家与观察者(包含我在内)都广泛地传播了必须节约土地的想法,因此,为了不浪费生活必需的空间,必须将人们集中在都市地区。

这个简单的想法既不过时,也不被质疑。事实上,如果不形成一些可以共享大量公众服务的群体,并留出足够的空间生产粮食,我们很难看到地球上数十亿人如何有尊严地生活。都市实体的合併是为了更好的共享资源和限制浪费。这个世界将都市化或非都市化,这是一个相当广泛的信条,其建构的依据是无庸置疑的。巴西建筑师和都市规划师海梅・勒纳(Jaime Lerner)曾经指出:都市不是问题,都市是一种解决方案。1972年被选为巴西第七大城市古里提巴(Curitiba)市长,勒纳在他三届任期内执行以人为本的绿色都市和社会针砭政策。

一旦取得了未来只能都市化的想法,我们仍必须定义什么是理想城市,如果它存在的话。都市实体的设计必须为市民提供足够的物质生活条件:居住和粮食;同时还要有顾及身心的方式;还要许多无形的附加条件赋予生命的意义。如果没有前瞻性的选择,我们都会变成都市人,但前提是一个庇护又吸引人的城市。

大数据无度的使用,自动汽车有时被视为可能缓解都市交通的方式之一。

不明确的定义

其实都市是一个定义模糊的实体。对于要有多少居民才能称为都市,目前还没有达成共识。在大大小小的城市之间,中等城市感到被轻视。许多都市受到未能全面发展之苦,不幸的是,尽管已经累积了一些负面经验,这种情况还是经常发生。例如,以神圣不可侵犯的制造就业机会的名义,都市外围商业区大量增加,剥夺了城市的中心,而整体就业结果也不佳反而导致灾难。

大数据可能给失去了很多商店的城镇中心(例如法国西南部的小镇圣戈丹斯〔Saint-Gaudens〕)带来一些希望。
 

规模大的大都会常常最吸引人,聚集著不同成分的组合,是最多样化情况共生的地方。毫无疑问,说都市化地区更为准确,因为确实存在著深层的差别,例如地方性的首都,二线或三线城市,高楼的商业中心、去中心化的集体民宅等等,所有这些都是都市或是都市的组成部分。但是在某些看法下被赞美的城市并不只有单一个面向,尤其是面对不同的挑战。

这种对城市的不明确定义,使得许多都市规划者习惯在城市这个词上添加一个修饰性的形容词以表达其真实、希望或可能的城市样貌,从而让他们的论述具有特色。因此全球化都市、弹性都市、永续都市、感性都市、轻盈城市、数字都市、可控都市、标准都市、理想城市、友好城市、扩散城市、节庆城市、连锁城市、道德城市、促进城市、未完成都市、开放交流城市等等未来的命运将被考量。这只是部分的例子。这些都是希望城市,大数据发挥著核心作用,因为它有助于建构全球化、灵活性、可持续性等面向。

驾驶人的脚铐,GPS不能防止交通堵塞,但可以帮助驾驶避开交通堵塞以及更容易寻找路线。

无法逃脱

每个人每天都可以看到提供给都市用户的数据如何改变生活中的习惯。例如地图,我们现在已经不再使用了。只要用行动电话或平板电脑输入寻找的地址,就能毫不费力的找到目的地,而且大多数情况下,甚至不用抬头看周围的街廓、建筑物或清楚指示的路标或路牌。不用再寻找方位找路,机器会为我们导航!等待公交、火车或地铁也变得比较容易,因为旅客可以在电子显示屏上,看到即时信息告知我们车子何时抵达。汽车也即将不再需要司机,因为散布在各个角落的电子设备将操作这些汽车。

由于可以从便捷的终端就获得大数据,流行病导致的封城也变得比较容易接受。在这个监狱里,只要待在家里就可以越狱。教学和文化活动都在家中进行。由此可以想像未来没有学校、剧院、博物馆……的都市,只剩下一步还无法战胜,那就是面对面、肢体之间的接触仍然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因此,都市不太可能完全脱离实体躯壳而成为透过网路购买生活必需品到家中的个体单元累积。

   手机是都市中的工具,是各个年龄层都不可缺少的伴侣和每个人口袋里的瑞士小刀。手机的数量跟居民的数量一样多,大数据得以在都市中追踪他们的路线。

除非是对人类杀伤力大到外出就有可能感染的疫情。我们还没到这样的程度,但我们必须小心,不要让世界陷入这种僵局。另一方面,由于大数据,也归功于大数据,世界上的都市监控将普及化。再少的外出或移动、再少的居家、工作、休闲、教育或文化行为都会被数位记录和侦测路径,可以轻松追踪。都市因而成了一个假释空间。全部(或几乎)都有维持条件的潜在规定。所有都可以控制,一切都被控制。

2019年12月,法国《Télérama》周刊头版头条的标题是“面部识别,你无法逃脱。”对安全痴迷者认为这类科技满足了他们的需求。就算人口再多,各国拥有超前的部署以获得控制地球上人类的数据。最糟糕的可能是,由于同意受控于大数据,人类在很大程度上成了受害者。这些从在购物网站上同意给予个人信息开始,接著在社交网站上像不属于自己的隐私一样分享许多个人生活。这些都是公开的,都是可知的。不用警察在人民后面监视,全部都被记录下来,全部都可见,就算是最私密的事情。

即使是在封城期间戴上口罩的人,也避免不了脸部识别。

这么听起来很悲观。当然,这充满了极大的恐惧。然而,存在著不完美的预防方式。这个预防方式就是所谓的民主与法治,这是唯一可能躲避灾难的办法。

译自本刊法文版原文《Le Meilleur Des Mondes Urbains – Quand les services utiles se meuvent en surveillance généralisée》

弗雷德里克伦内是散文家、记者、编辑、都市问题顾问,他同时参与公共辩论,特别是有关建筑、都市规划、景观与城市政策的问题。2013年,他创立了都市精神Esprit Urbain),是一个为生活环境中人们生活提供服务的机构。这个机构的作用是促进城市在都市政策各方面的交流。

上一篇文章
目录
下一篇文章
01
大数据与独特性
十一月 2020
作者

弗雷德里克伦内是散文家、记者、编辑、都市问题顾问,他同时参与公共辩论,特别是有关建筑、都市规划、景观与城市政策的问题。2013年,他创立了都市精神Esprit Urbain),是一个为生活环境中人们生活提供服务的机构。这个机构的作用是促进城市在都市政策各方面的交流。

PDF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