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roject by UNESCO-MOSTC.I.P.S.HG.C.A.C.S.Mémoire de l’Avenir

Artists and projects
Art map
Around the world
Mémoire de l'avenir
HAS magazine
English
Français
中文
Open call
About us
The project
Founders
Who we are
Get involved
Contact
/ HAS MAGAZINE
法国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影像超市”特展
夏娃・勒彭
艺术史学家与摄影师
执行
前瞻
艺术家埃文・罗斯的《自你出生后》,2016-2020,法国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弗朗索瓦・劳吉尼(François Lauginie)摄影。

最近在法国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Jeu de Paume)举办的展览“影像超市”(Le supermarché des images),艺术家质疑现今大数据和大数据的使用是展览的一个重头戏。这个大型主题展览的策展人彼得・辛迪(Peter Szendy)、哲学家埃马努埃尔・阿洛亚(Emmanuel Alloa)和艺术文化项目负责人玛尔塔・蓬萨(Marta Ponsa)从以下观点出发: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益饱和的图像世界中。我们该如何管理和思考这些越来越需要数字经济才得以存在和永久储存的图像?基于这些假设和问题,我们选择了在这些问题上做文章的作品,并依照下面五个标识出当代数字经济的单元:股票、原料、工作、价值和交流,进行规划。

这个展览以数字数据储存技术展开。美国艺术家埃文・罗斯(Evan Roth)用巨大的壁纸复盖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的入口大厅,壁纸上印有他电脑中的截取图像(270页图)。《自你出生后》(Since You Were Born)展示了艺术家的二女儿自2016年出生后,艺术家在网路上浏览过的所有图片。这些作品的想法是让这些个人档案变得可见,并赋予这些图像实际“重量”。这些装置作品同时反映出数字科技所产生的影像累积现象以及数字科技所产生的物质和视觉的饱和效应。因此看展的观众在大量的图像前感到头晕目眩。这件作品是对每天网路上流传的三十亿张图像的一种转喻,这些大量的数据需要可以进行交换和储存的设备,但这些设备几乎都不可见。

墨西哥艺术家杰拉尔丁・华雷斯(Geraldine Juárez)对个人和集体的存储设备深感兴趣。在她2019年的作品《储存》(Storage,右页图)中,一个玻璃门的冰箱镶嵌在墙里,艺术家将旧的储存载体(相机和影片胶卷、录音带和磁片)与新的储存载体(唯读记忆光碟、外接硬碟、静止或动画的数字影像格式jpg或gif)一起展出,巧妙地将实物与冰铸混合在一起展出。这件艺术装置唤起我们保存旧载体(许多今天已经过时)以及新载体的必要储存条件。现在的数据储存在云端,由远距信息伺服器运作,也需要制冷。数据中心使用许多空调来控制服务器的温度,而且越来越多的数据中心建立在极地。这个系统对全球暖化有著巨大影响。这些数据对能源产生的完全依赖显然引起了环境和安全问题。杰拉尔丁・华雷斯的作品除了冰融,还有冰山的隐喻,巧妙地重现这些数据及其储存系统的极端脆弱。

杰拉尔丁・华雷斯(Geraldine Juárez)的《储存》,2019,法国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弗朗索瓦・劳吉尼(François Lauginie)摄影。

就算我们今天不能像胶卷或相片那样地触摸和拿起这些非物质的图像,我们还是可以质疑产生、储存和流通这些图像的后果。这些数字影像具有什么样的物质性?展览单元“原料”(matières premières)与“交流”(échanges)的作品为我们提供了思考的空间。艺术家杰夫・盖斯(Jeff Guess)的作品《可寻址性》(Addressability,2011)是一个与国际线上媒体即时连接的投影装置。艺术家开发了一个软件,可以让我们选择并拍摄影像,然后在我们眼前分割和重组。他不但让我们透过几百万的画素来看影像的构成,也让我们看到影像的运作:在我们搜寻与交流过程中,这些小单位的移动、聚集与分散。杰夫‧盖斯也让我们注意到数字影像的新本质:即时影像流。这个图像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机械化地在我们眼前与记忆中组合与分解、出现又消失。这也是艺术团队DISNOVATION.ORG的作品《海盗电影》(The Pirate Cinema 2012-2014)的核心,透过对等网路的即时影像交换和艺术家劳伦・赫雷特(Lauren Huret)与Fragmentin团队为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的虚拟空间所做的《burningcollection.tv》,在一个知名共享平台上,选出并汇集观看次数最多的五个影像。杰夫・盖斯作品有趣的地方在这些作品将这些现象具体化并放慢速度让我们可以思考,并让我们质疑它的空虚。穿过展间部分的光束也让我们意识到,没有电,这些图像是不存在的。为了存在和移动,这些图像依赖于我们对能源和电信网路的使用。这正是居住在法国的巴勒斯坦艺术家泰西尔・巴特尼吉(Taysir Batniji)的作品《中断》(Disruptions 2015-2017)所强调的。他的装置作品是他与其居住在加萨走廊家人的WhatsApp对话截图,作品展示了软件的缺陷(像素不佳、影像模糊和变形)而导致他们的沟通不良。《中断》因此对数字影像存在的物质、经济和政治条件提出质疑。这件作品同时也强调这些数字影像在个人和政治之间的关系。

展览单元“工作”(Travail)透过观看这些影像的特定活动,向参观者询问这些图像的社会影响及其经济状况。这些影像的出现、流传或消失需要人工。艺术家马丁・勒・舍法里耶(Martin Le Chevallier)的作品《点击工》(Clickworkers,2017)为社会学家安东尼奥・卡西里(Antonio Casilli)最近定义的“点击工人”发声。这段影片显示的是空荡荡的房间,没有家具、也没有人。在旁白中,工人的证词诉说著他们的日常生活。赞、标签、分享、审查,这些都是点击工人的工作。他们的工作条件极不稳定(通常是外包的、看不见的),但他们的工作却是我们网路上可见的,使GAFAM(指五大科技企业Google,Apple,Facebook,Amazon与Microsoft)等大企业能够拓展他们的领域和利润。这些网路巨头这么做,是在私有化我们的网路浏览。艺术家劳伦・赫雷特(Lauren Huret)也想知道这种远距图像工作的心理层面。在她2019年的作品《圣露西亚的肖像》(Portrait en sainte Lucie〔模特儿Lesley Ann-Cao〕),她将一位菲律宾工人以圣露西亚的姿态重现(圣露西亚是盲人与视障的守护神)。这位菲律宾工人的眼睛失去光辉,凝视著一个不确定的点,这两隻人造的眼睛正疯狂地在一个智慧型手机形状的托盘上移动。劳伦・赫雷特将这些点击工人描绘成当代影像的殉道者,用他们的目光换取微薄的报酬。在这个“影子经济” 中,用法国哲学家彼得・森迪(Peter Szendy)的话来说,这些女性,无论是当事人或受害者,都承受著自身产生的视觉消耗折磨。

这些工人无疑地将很快就会被机器人取代,就像马丁・勒舍瓦利埃(Martin Le Chevallier)声音作品中的证词所指出的那样。今天人类的目光正聚焦在优化人工智能系统。德国艺术家阿拉姆・巴托尔(Aram Bartholl)在他2017年的作品 《你是人吗?》(Are You Human?左页图)中非常出色的呈现。由地面上的金属雕塑和印在画布上的照片所组成,他的艺术装置向验证码(Captcha,即全自动区分电脑和人类的公开图灵测试〔Turing Test〕)的功能提出质疑,验证码是谷歌开发的安全系统,用于区分网路上的人类用户和程式撰写来入侵信息的机器人。根据英国数学家艾伦・图灵(Alan Turing)的研究原理,定期让我们提交这种由扭曲的数字和字母或图像和文字组成的“谜语”,实际上可以优化和完善人工智能演算法。特别是它们为视觉辨识自动装置提供信息。因此在不知不觉中,我们每次遇到验证码而回答时,我们都在做免费的工作,将我们的智慧提供给即将与人类竞争的机器人。艺术家巴尔托选择用来生成假验证码图像的主题“边界”很有趣,可以思考这些系统的局限性,显然引起个人自由、安全和监视方面的问题。

阿拉姆・巴托尔(Aram Bartholl)的《你是人吗?》,2017,法国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弗朗索瓦・劳吉尼(François Lauginie)摄影。

收集和分析这些从网路上获取的数据确实可以为营销和监控设备提供资料。艺术家朱利安・普列维约(Julien Prévieux)2015年的作品《生活模式》(Patterns of Life)对此提出批评和嘲讽。展览的尽头,是美国艺术家特雷弗・帕格伦(Trevor Paglen)2016年的摄影作品《北太平洋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海底电缆》(NSA-Tapped Undersea Cables, North Pacific Ocean)(右页图)。沿著二十世纪初期建立的电信路线设置,这些电缆现在几乎承载了世界上所有的数据,但仍然很脆弱。因此透过这些基础建设进行的信息交换会有安全与监视的问题,前美国中情局(CIA)僱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2013年对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揭发让此事曝光。这些电缆的脆弱性是当代数字数据不透明交换的隐喻,这些细小的黑线被厚厚的蓝素光晕笼罩,使我们无法清晰分辨其轮廓的照片,似乎也是对全球化时代数字图像本质的一种物化和质疑。

尽管因为新冠肺炎引发的健康危机而被迫关闭,这个展览还是在各年龄层参观者之间充分发挥其批评与思辨的作用,在提出许多问题的同时寻找答案并开放思考。因此哲学方法与艺术倡议的结合,鼓励我们重新探讨一般消费秩序的被动态度,鼓励面对数字环境採取更加公民与负责任的态度。

译自本刊法文版原文 《Le supermarché des images » au Jeu de Paume : interroger l’environnement numérique》

特雷弗・帕格伦(Trevor Paglen)《北太平洋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海底电缆》,2016,法国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弗朗索瓦・劳吉尼(François Lauginie)摄影。

3D virtual tour of the exhibition The Supermarket of Images

上一篇文章
目录
下一篇文章
01
大数据与独特性
十一月 2020
执行
前瞻
作者

毕业于罗浮学院与巴黎索邦大学(巴黎第四大学),夏娃・勒彭致力于19世纪绘画与摄影相关的研究,于2010年获得罗兰巴特摄影研究奖。在罗浮学院任教后,目前在法国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担任演讲者与培训师,教授艺术与视觉史的课程。

PDF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