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S MAGAZINE
做梦的档案
瑞菲克・安纳道
多媒体艺术家
随著物质档案的数字化,其数据可以成为新发现或创造性工作资料的来源。瑞菲克・安纳道的《做梦的档案》创造了一个沉浸式的环境,模糊了过去与现在、物质与数字、二维与三维之间的界线。

受到土耳其研究单位 SALT Research 的委托,艺术家瑞菲克‧安纳道(Refik Anadol)让机器学习算法(machine learning algorithms)搜寻和分类SALT Research一百七十万份资料之间的关系。从这些档案中发现多维数据的互动,依序又被转化为沉浸式媒体装置。《做梦的档案》(Archive Dreaming)是一个使用者驱动的艺术装置,在欧盟文化项目的支持下参与五年一次的展览《艺术的用途:最后的展览》(The Uses of Art : Final Exhibition)。然而,当装置作品闲置时,它会梦见意想不到的文件关系。由此产生的高维数据和互动被转换为一个沉浸式的建筑空间。

接受委托不久之后,安纳道成为谷歌“艺术家与机器智能项目”的驻留艺术家,在那里,他和迈克·泰卡(Mike Tyka)合作,将艺术家和工程师聚集在一起,探索机器智能领域中最尖端的发展。在他驻留期间,《做梦的档案》计划将SALT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堡加拉塔区一楼的艺廊空间转换成一个无所不包的环境,将历史与当代交织在一起,挑战档案永恒不变的概念,同时用机器学习演算颠覆与档案相关的问题。

这个沉浸式建筑空间像一块画布,以光和数据为材料。解构虚幻空间的成果是将常见的图书馆视觉体验与电影萤幕界线转换为档案视觉化的3D与动态的建筑化空间。使用建筑智能,沉浸式装置的主要想法是为21世纪以博物馆的角度重新建构记忆、历史和文化。

译自本刊英文版原文《Archive Dreaming》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邀请的多媒体艺术家、导演、讲师和研究人员。瑞菲克安纳道在沉浸式装置现场进行演算法凋塑与现场音像表演。他的作品介于建筑与其他多媒体艺术和机器智能之间的复合式关系,探索数位与实体之间的空间。

http://www.refikanadolstudio.com

上一篇文章
目录
下一篇文章
01
作者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邀请的多媒体艺术家、导演、讲师和研究人员。瑞菲克安纳道在沉浸式装置现场进行演算法凋塑与现场音像表演。他的作品介于建筑与其他多媒体艺术和机器智能之间的复合式关系,探索数位与实体之间的空间。

http://www.refikanadolstudi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