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S MAGAZINE
信息灵感
佐尔坦・索姆希吉
艺术史学家
大数据可以影响、贡献和出现在艺术作品中,在某些情况下,艺术家在前人的启发下,无意识的选择使用视觉讯息的大数据,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创造出百科全书式的作品集,或在遇到惊人的信息流量时将这些壮丽的效果视觉化。
阿克斯・齐格尼(Ákos Czigány)的作品《天空 8888》,2014,
喷墨印刷,匈牙利Várfok画廊提供。

大数据与独特性之间的视觉艺术

研究大数据和独特性与视觉艺术的关系,乍听之下可能使人惊讶。听到大数据一词,人们会自动想到电脑科学、信息技术(IT)产业、经济、商业或自然与健康科学。在研究大数据的意义、应用和关注点时,也会先想到社会学、政治或伦理学,而非艺术。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想对这些领域之间可能的关联进行思考,包括艺术家的作品和创作方式,希望对大数据和创作过程的本质有所启发。同时,也想透过大数据的传统意义和表象(通常仅限于信息技术相关领域)的研究,介绍读者们一个更广泛的大数据解释。因此,在以下问题的简要概述中,我将讨论一些与大数据严格技术(学)意义相去甚远的思考,然后再将范围缩小回到问题本意。

一般而言,我们不会从艺术和视觉艺术的方向去思考大数据,或许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在艺术领域中,我们需要赞扬独特性。我们关注的焦点是艺术家的个人成就与其特殊的个人风格,尤其是在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可能会发展成一个 “流派”、“运动”或 “主义”时——一种图像问题的创新解决方法,一种新颖的主题表现方式,一个对迫切议题提出的大胆观点,透过独特艺术作品表达的政治声明等等。许多被誉为艺术史上的 “先锋艺术家”——乔托(Giotto)、达芬奇、伦勃朗、塞尚、毕加索等,都是因其个人成就而受到推崇,与上述提及的创新与独特性形式相关。今天新兴的创作者也可望成为杰出人物,从当代观众不断会遇到的大量信息、视觉刺激和压倒性美学中脱颖而出。

因此,在我第一部分对大数据与美术和视觉艺术间的关系讨论中,大数据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指历史上和当代的大量艺术作品,艺术鉴赏家们试著给这些大量艺术作品一个概述,而艺术家们则是努力、奋斗甚至经常与之竞争。鉴赏家们试著找出自己的个人喜好,发现最接近自己品味和理想的作品与流派,当然这种个人品味也让他们身为艺术鉴赏者并变得独特。而在自由市场中工作的艺术家则希望找到能让他们的作品变成画廊、美术馆和收藏家的最爱。

与此同时,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其他方式来追溯艺术产生和过程中的大数据。在这里,从严格意义上解释,大数据不是(唯一)由特殊指令和演算法的机器所收集、储存和精心制作的大量信息数据,而是根据材料的创造性和人工,换言之是从信息中获得创造力。从这个角度认识,我们可以把任何类型的影响、阐释、新的诠释和审视都视为全球艺术史庞大且传统的大数据工作的一部分。

每当艺术家创作新作品时,有著过去作品的想法,或无意识地受过去作品的影响,便会出现这些作品所产生的无限可能的效果。由此而言,大数据和独特性之间的联系可以追溯到艺术家的创作过程——也就是艺术家从无数的历史传统选择了什么,如何将它转化为崭新、独特的作品,观念上使现在的观众既能理解原作,又能透过作品理解我们现在的世界。带著这样的想法,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件艺术作品一旦创造出来,就会变成人类艺术传统大数据的一部分,从而也变成未来重新诠释的可能题材。当然,这种对独特作品的再创作取决于许多因素——艺术作品的知名度,作品的艺术性与美学价值,以及作品的时代意义,能否作为典范,能否对其时代的社会和政治议题提出质疑。当然,许多艺术作品将永远不被重新发现并被完全的遗忘,而其他艺术作品要经过几十年甚至几世纪的沉睡期才会被重新发现,然而有些作品则在完成后立刻得到回响,且被不断的重新诠释和再创作。

在这一点上,我们将提到上述作品的一部分或子类别,这些作品也是更大的研究范围的一部分。子类别包括开放式或无止境的作品,未完成和无法完成的作品,以及广大的视觉资料收藏及其再创作。例如我们可以引用匈牙利艺术家阿克斯・齐格尼(Ákos Czigány)的《布达佩斯天井》(the courtyards of Budapest)摄影系列,透过他获得“路西安与鲁道夫‧赫维摄影奖”(Lucien Hervé and Rudolf Hervé prize)的作品《天空——向杉本博司致敬》( Skies–Hommage á Hiroshi Sugimoto),从建筑物的天井可以看到屋顶精緻的轮廓,将天空框架在一个大面积的白色区域中,就像杉本博司《电影》(Movie)系列中的银幕一样,我将在本文后面再谈。这样一来,不仅对布达佩斯建筑遗产的历史主义和现代主义进行了调查与收集,也透过角色的改变——从建筑到视觉元素——获得转变,从而成为新作品的图像构成元素。

格雷戈里・布扎吉安(Gregory Buchakjian)的
《废弃住宅》(BF585-Ras Beyrouth _ 06’12’2014)

黎巴嫩艺术家格雷戈里・布扎吉安(Gregory Buchakjian)有不同的动机——记录黎巴嫩内战时期的贝鲁特市及其迷人的建筑。2009年,他开始记录七百多栋建筑,透过数万张照片记录这个首都被破坏和废弃的建筑内部,形成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纪录,与此同时,他也在做艺术创作,其中一些像多用途接待空间重新出现,以研究他对衰败空间的个人依恋和反应。另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作品是米洛拉德・克利斯蒂奇(Milorad Krstic)的《解剖学剧院》(Das Anatomische Theater)。然而这一次的出发点不是建筑遗产,而是二十世纪的历史。在克利斯蒂的作品中,对现代人物、运动和事件(及其相互联系)的详细视觉分析,他创造了一本关于二十世纪历史与艺术史的视觉和批判性的百科全书,将这个世纪展现在解剖台上。

亚当・麦格雅(Ádám Magyar)的作品《不锈的 03621》(Stainless,03621)(东京,2010年)

越接近大数据原始和狭义的解释,我们能提起它与艺术世界的另一个重要联系——这些作品,特别是当代艺术,包含和使用大量视觉和(或)数字信息与它们的创作。其中一些现在看来已经很经典的技术与媒材创作,像是底片相机摄影。例如,想想杉本博司在电影院拍摄的迷人系列作品,其曝光时间与胶卷的长度相同,因此即使看起来像个明亮的萤幕,最终照片也 “包含”整个胶卷。另一个例子是匈牙利艺术家亚当・麦格雅(Ádám Magyar)透过一系列数位摄影作品“无暇的”,艺术家使用他的相机精心收集了大量的数字信息,用艺术家研发的特别记录技术“扫描”隧道中驶来的地铁车厢,进而创作这系列中的每件作品,最终的结果是一个看似无菌、纯粹、工程般的交通工具效果,同时透过高解析度的细节成功的尝试诗意的分析了当代城市的多样性。

米洛拉德・科斯蒂奇 (Milorad Krstic),1998年
《解剖学剧院一》(Das Anatomische Theater 1)

在我们概述的最后,回到大数据的原始含义,我将提到一些不只是使用庞大的信息、的作品(以前的艺术作品、题材或动机作为视觉资源来获取灵感,并在新的作品中诠释)明确地将大数据视觉化,创作迷人又独特的作品,同时也探索大数据的流量和本质。一些在这个方向创作的艺术家,主要企图将大数据的抽象性表现出来,例如,使用大数据的原始材料创作出效果出众的作品。池田良二名为《信息——诗句》的大尺度装置和电脑动画不只展现大数据,还创造了一个大数据惊人的体验。他作品中奇特的庄严感不只来自于信息的体验,还有信息理解的困难度。他的作品惊人的魅力可归因于最初为了理解某些现象而收集的资料变得如此丰富和强大,以至于我们必须停止试图理解它,转而努力享受我们所感知但无法阐述的视觉和数学信息流。

法国艺术家克劳德・克洛斯基(Claude Closky)在他2003年的作品《无题(纳斯达克)》(Untitled〔NASDAQ〕)中,以另一种方式使用视觉信息和信息的视觉性,整间画廊被克洛斯基设计的、印有股市交易信息的壁纸包裹。不用说,这些数字失去其意义,不只是因为人们无法意识到这些数字的巨大数量,也因为这些数字失去了它们的真实性,因为在我们高速发展的经济中,最新的价值才是最重要的。在克洛斯基的案例中,我们将大数据的一大部分从它的背景中撷取出来,使用他纯粹的视觉性来创造一种装饰的图案。艺术家让观众对这些不寻常 “使用”的数字和信息留下深刻印象,同时又隐含著对全球艺术市场及其结构经常被炒作的商业部分嘲讽。

不言而喻,这只是大数据和美术与视觉艺术之间无数可能互相联系的简要概述。我从大数据中举了几个使用这些艺术悠久历史传统的特例,研究和重新诠释这些材料,或直接使用和视觉化大数据来创造新的艺术作品。然而,在每一个例子中,艺术作品的独特性佔有主导地位,也就是每位艺术家都以独特的方式运用这些影响力,用所有可用的材料来建构一件可以诠释我们当代现实社会的新作品。

译自本刊英文版原文《Inspiration Through Information: Visual Arts Between Big Data And Singularities》

艺术史学家、国际美学协会祕书长与网站编辑、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执行委员会成员、布达佩斯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艺术市场顾问。佐尔坦・索姆希吉同时是沙迦大学(Université de Sharjah)美术系系主任与匈牙利卡罗里・加斯帕德教会大学(Université Károli Gáspárde l’Église)艺术史副教授。

上一篇文章
目录
下一篇文章
01
作者

艺术史学家、国际美学协会祕书长与网站编辑、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执行委员会成员、布达佩斯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艺术市场顾问。佐尔坦・索姆希吉同时是沙迦大学(Université de Sharjah)美术系系主任与匈牙利卡罗里・加斯帕德教会大学(Université Károli Gáspárde l’Église)艺术史副教授。